第二幕

残雾 老舍 13559 字 6个月前

第二幕

时 间 同前幕,下午。

地 点 城外一所小新房。

开幕时,洗局长,穿着拖鞋,正在屋中慢慢的走。屋中布置得挺简单,除了靠墙的一张长沙发外,别的桌椅凳子都是竹子做的。墙刷得很白,竹桌椅还没有污点,又没有什么字画瓶罐的装饰,乍一看使人有看到一个刚作好的白木棺材之感。从窗中,可以望到山。一门通小巷,巷中幽静。一门通内室,关着板门。

人 物

洗局长——四十四五岁,仍漂亮。穿中山服,佩徽章,人与衣服都严肃洁整。举动稳重而有力,似胸有成竹,随时可以应战或攻击。

徐芳蜜——二十三四岁。面貌,服装,姿态,语声,无一不美。历任校花、交际花,现任交际花兼间谍。

朱玉明——难民,二十一岁。纯静可喜,不修饰也还好看。侍母甚孝。幼稚师范毕业

红 海——二十多岁,自号文化人。发长衣旧,但胸前老佩鲜花。诗,文,字,画,无不稀松,而极自珍;并声称精通社会科学。

毕科长——五十多岁,穿肥大的中山装。诺诺连声,还微笑着欣赏自己的循规蹈矩。

杨先生——见前。

杨太太——见前。

淑 菱——见前。

〔幕启。

洗局长 (在屋中慢慢的走。走了会儿,立住,看着板门,点点头。无意中哼出)“起来,不作奴隶的人们!”(怪不大得劲的,停住。见板门一动,往后退了退)玉明!

朱玉明 (抱着一束野花,羞愧而又表示亲密的,凑过他去。倚立了一会儿,抬起头来,向他一笑)也没有个瓶子,我就爱花儿!

洗局长 (拍了拍她的肩膀)慢慢的,慢慢的,咱们把东西都添全了。花瓶,花盆;多了,慢慢的添置。你爱这个地方?

朱玉明 比逃难强多了!

洗局长 不后悔咱们——

朱玉明 (摇了摇头)就盼着妈妈的病快好了!

洗局长 妈妈好了,你就后悔了,是不是?(一笑)

朱玉明 要不是为妈妈呀——(不好往下说)

洗局长 说!有什么关系!

朱玉明 要不是为了妈妈呀,我根本就跑不到这里来!我会教书,至不济还可以去作宣传工作。以前,为了妈妈,我不肯出嫁,现在,我为了妈妈——

洗局长 哈哈!明白你的小心眼!并不爱我,也不想嫁我;只是为了妈妈,不得已而为之,是不是?大概心中还以为我是骗子手吧?

朱玉明 哪能呢?你救了我们母女是真的;入难民所,妈妈必死。找事作,即使能找得到,我去作事,谁伺候妈妈,还是得死。况且,我会作的事只能得到二三十块钱;此地一间房就得十几块;加上吃,穿,和买药,二三十块钱哪能够用?

洗局长 所以没法子,不得——

朱玉明 爱怎么说怎么说吧。反正只有我这条身子有点用处。母亲给我的身子,还为母亲用了就是啦。况且,一路逃难,这条身子也许教日本人霸占了去,也许教炸弹炸碎;它已经是个不值钱的东西,已经是个不由自主的东西。有什么可后悔的?没有,没有!为妈妈,我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洗局长 可也就谈不上爱谁不爱谁?

朱玉明 你已经对我不错;若是老待我好呢,我自然就爱你一点。

洗局长 一点?就是一点?

朱玉明 不用再逼我说什么吧!好了,我爱你,我爱你!行不行?(哭起来)

洗局长 玉明,玉明,这图什么呢?算了吧,我最不爱听女人哭!有些男人怕女人哭,有些男人不怕;哭不永远是女人的武器!

杨先生 大哥!局长!洗先生是在这儿住吧?

洗局长 进去,我不叫你,别出来!(把玉明象个猪似的推进板门去)

杨先生 (已经开开门进来)大哥,你行!弄了个这么僻静的地方!我也不含糊,居然会找到了!大哥,你就是搬到法国去,我相信也有法子找得到你!怎样,教我拜见拜见新嫂子?

洗局长 乱吵什么?谈点正经的!

杨先生 正经的,当然是正经的!啊,头一件,(献上铁筒)刚由飞机带来的一点茶叶,请大哥尝尝!第二件,(献上玻璃匣)给新嫂子挑选了一件衣料。第三件,来请大哥去喝酒。

洗局长 谢谢你!礼物留下,喝酒就免了吧。

杨先生 不是现在去喝酒。下月十二是我的生日,大哥务必要赏光!你要是实在不能分身来,我改日子;要是能来而故意的不来,我喝完寿酒就上了吊!十二,记住了,十二,只有酒,有牌,有歌女,不能多铺张,节约作寿!一言为定,准来啊!第四件,来跟大哥打听打听消息。

洗局长 什么消息?

杨先生 关于时局的。

洗局长 啊,很沉闷。一般的说,情形还好,还好!

杨先生 家乡来信,那边情形也很好,叫我们回去,我也很想回去!

洗局长 那成什么话呢?政府既有抗战到底的决心,我们公务人员怎能先弃职还乡呢?

杨先生 局长说的是。不过你与我有个分别,大哥你虽然只作到局长,可是以缺而论,实在比了冷衙门的厅长还强。至于我呢,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还不过是兼了几个闲差。大哥是知道我的,我总算是把能手,独当一面的事,无论是什么事,我总不会对付不下来。我不敢说怀才不用,我只能说现在我是劳而无功。我们当然是要抗战,可是抗战而得不到利益,食不饱,力不足,也就难怪我——

洗局长 也对,你的话也对!啊,你上这儿来,是不是只为发发牢骚?

杨先生 大哥你是明白我的,我这点能为与胸襟不会教我有什么牢骚。饭桶才发牢骚呢。象我这样的人,此处不得意,就另找施展本事的地方去。轻易不落泪,永远不会作诗,这就是我的好处。

洗局长 我明白,很明白。你是说,你在此地若是没有更大的发展,就回家作——

杨先生 假若你愿意那么说,说我去作汉奸,也无所不可。我不一定去作什么呢,我的眼睛只看着事,不看别的。事好就值得干,事不好就值不得干,不管给谁作,在哪儿作。

洗局长 不大象话,虽然是直爽得很,直爽得很!不过,为了抗战,为了国家——先不提你我私人的交情——我留你在这儿,万不可以走。(立起来训话)我这是为国家惜才,你的确是个人才,你有你的经验,有你的势力;丢了你这么个人,实在可惜,可惜得很!抗战仗着团结,也就是仗着人才势力集中,象你这样的人,我们拉还拉你不到,还能看着你走开吗?(坐下)你呢,据我看,也不要太心急。才干是,象血脉似的,老在你身里。活一天便有一天的用。不过,地位的高下仿佛就关系着命运似的,不能永远与才干成正比,虽然我并不迷信,一点也不迷信。不要太急,骑马找马,我相信你必有很大的发展,很大,很大!

杨先生 (立起来)我谢谢局长,大哥,(鞠躬)你的安慰,你的劝告。可是,时势造英雄,假若我等来等去,等到抗战结束了,还是赤手空拳,一无所得,怎么办呢?大哥,你看,我们必须抓住抗战,象军火商抓住抗战一样。在抗战中爬上去,一辈子就不用发愁了,抗战的功臣永远有吃有喝,是不是?

洗局长 见得很对!很对!坐下!

杨先生 (还立着)可是我不仅是大哥你来夸奖我呀!看学生们演一出抗战戏就一把鼻子一把泪的非上前线不可的那些人,是些简单得象块石头的东西们;大哥你大概不会看我象块石头吧?哈哈!老实不客气的讲,你得给我设法。你能帮助我,你必得帮助我。不然的话,我的腿听我的命令,(拍腿)我会走!我是个人才吧,是个坏蛋吧,你们随便说好了;我自己有我自己的打算!

洗局长 我知道你是个人才,我愿你在抗战中建功立业,这是真心实话。可是,我并不是政府,我权柄有限得很,势力小得很;你似乎不应为拥护政府而绑我的票儿吧?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局长!

杨先生 (失望的坐下)我早知道大哥你太厉害,所以我一上手就不想直接和你张嘴,而去求大嫂给我说两句好话。可是,我观察得不正确,大嫂根本不象个局长太太,我不敢说她不配作个局长太太!

洗局长 (立起来,还想摆出从容不迫的样子,可是未尽自然)我不爱和朋友们谈论家事,尽管是最熟的朋友;我现在心里只有国,没有家!

杨先生 坐下,大哥!抗战就是建国,建国必先建家!坐下!今天咱们爽性把话都说尽了,彼此把心都掏出来,以后我准保咱们就能更亲密,象亲兄弟似的!(看局长又坐下,他掏出洋火香烟,先划着洋火,递上烟去)大哥,咱们谈谈心,在这抗战的时候,谁没有一肚子委屈呢;对好友谈一谈,反正不会有什么坏处。

洗局长 我忙,忙得很!

杨先生 我晓得,天下没有不忙的要人!不过,知心的话比军队的命令还更有效力,多么忙也得听着。我是说,大哥,我和我的太太,前两天去给局长太太请安。我夫妇是这个意思:洗太太和杨太太应当成为顶好的朋友,正象你我是顶好的朋友一样。大哥,你作官这么十来年了,必知道现在太太与男子的事业有多大关系。一个得力的太太,就如同一本长期存款的折子,老是你自己的,而且每月有利息。以我自己说,我这点使我不满意的事业,十分之六七是仗着我自己的本事,十分之三(我几乎要说十分之四)不能不归功于我的太太。他完全了解我,体谅我,她有心,有脑子,还有张看得下去的脸。我就这么想,局长太太要是能常和我的太太在一块儿,以局长太太的地位,以我太太的聪明,她们若能统一战线,我敢保必能成一个不小的势力。以她们的活动配备我们的努力,双管齐下,一定有惊人的发展。这个,你,大哥,不能否认吧?

洗局长 话说得很漂亮!(微微一笑)

杨先生 呀,大哥,请你原谅我太直爽。局长太太未免使我失望;她简直不认识她自己;用不着说,她更不认识社会了。我们夫妇去给她请安去的那天,我俩急得真想跟她,跟她——没办法——劝也不听,说也不听,不知道她哪儿来的那么多的委屈,倒好象作局长太太是一件该哭一场的事。请听明白了,大哥,我这可不是说局长太太没有能力,没有希望;我是说她不知道怎么用她的能力,和向哪个方向用她的能力。所以我和我的太太讨论了好久,我们的结论是,局长太太得受训,假若你不反对我用这两个字;杨太太情愿自动的去帮忙。同时,这可就谈到大哥你了。

洗局长 我已经受过训了,谢谢你!

杨先生 大哥受训是在高级官员训练班,谁不知道!我要对你说的,不是什么受训不受训,而是对洗太太的态度。

洗局长 我对老婆的态度,由我自己决定。

杨先生 局长,我说句你不愿听的话,你的态度不合适!大哥你看,一个人的地位,就是他的防毒面具;有了地位,决不怕别人背地里攻击。譬如说象大哥你这个身分,在公余之暇交交女朋友,或是作点别的消遣,总会有讨厌的人在背地里说闲话。对付这些闲话有两个办法,一个是置之不理,树大根深,不是一阵风所能吹倒的;另一个是有位得力的太太,她至少有三种用处:第一,在大庭广众之下,哪怕她笨得象个驴呢,你老得把她摆出去!她能驱妖避邪。她就是“姜太公在此!”第二,人是种奇怪东西,谁都讨厌自己的太太,而谁都承认别人的太太的威严,只要教太太过得去,大家仿佛就都过得去。第三,太太若是肯帮助一个男人,男人的胆子就可以大出两三倍去;不幸而男人惹出祸来,太太若一出马奔走,凡是男人对男人说不通的,女人对女人或女人对男人就能说得通。由上边的三点看来,一个有地位的男人要是不会运用太太,那就和下象棋不会使车差不多。刚才我说大哥你对大嫂的态度不对,我确有根据。况且大嫂也并不愚笨,只要大哥肯敷衍她,再有杨太太去指点指点她,她一定是大哥的好帮手。大哥你以为怎样?

洗局长 往下说,说完我再下判断。

杨先生 好!决定了对太太的态度,咱们就好谈到对别的女人的态度了。大哥,(指了指板门)你现在有个女人是不是?

洗局长 假定是吧,怎样?

杨先生 为养儿子呢,名正言顺的摆酒,请客,纳小。把太太捧到天上去,多给太太一些实际利益,太太不吵闹,就诸事大吉。女人的心是金子作的,所以她们最认识金子。这还不仅是我个人的意见,尊府上伯母老大人也是这样想!若是不为养儿子,而专为玩一玩,就大可以不必大吹大擂的作,顶好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行云流水,不着痕迹。你要什么样的女人,大哥?小姐,太太,歌女,都极现成。再说,多换换样儿,也更有趣味。桃色案之所以成为案,多半由于一个男人死钉住一个女人,而使另一个男的吃不消。假若大家都逢场作戏,无拘无束,就一定只有桃色,而没有案了。

洗局长 你说了这么一大套,到底为什么呢?公事已忙不过来,谁有工夫去操心这些小小的私事呢?(立起来)

杨先生 (拉住局长)国事是大家的,可以关心,也可以不关心;私事是个人的,自己不关心有谁来代替?私事不痛快,公事也就没心程去作;此所谓齐家而后天下平也。把太太安置好,把情人安置好,家里太平,事业才能顺利;这是我对你,大哥,的小小一点供献,你的心中快活,事业顺心,我就也随着得些好处。

洗局长 噢,你给我排难解纷,我帮你升官发财,对吗?你要知道,我在政界有个精明刚正的名声。对内对外,我有我自己的主张与办法。你大嫂不懂事,我会惩罚她!我教她明白,我是家长!至于这里的小组织,谁也不用多嘴。我爱要什么样的女人,就要什么样的女人;我高兴把她安置在这里,就把她安置在这里!属我管的都得听我的命令,没有什么别的可说的!(外边敲门)进来!

毕科长 (向洗杨鞠了很深的躬)局长!本来不想打扰局长,不过刚来了一件公事!(打开皮包,极郑重的拿出公文)我们都不敢,是,不敢;也没有,是,没有;并且不晓得,怎么办!来请示局长,来请示!

〔局长看公文,杨先生凑到小板门那边,试着推了推,没推开。

洗局长 客人都这边坐!

〔杨先生笑着走回来。毕科长鞠躬,坐下——只坐了椅子的三分之一。

洗局长 好了,毕科长先回去,等我想想看。

毕科长 (急忙立起来)是,局长!没有别的吩咐,局长?

洗局长 没有。啊,看局里有好点的花瓶没有,派人送一对来。

毕科长 有,有,就怕不很好,可以买一对?

洗局长 看着办吧!

毕科长 马上送来就是。(深鞠躬,向杨先生也鞠了同深度的躬)再会,这位先生,不动,再会!(下)

杨先生 我那儿有花瓶,送一对来就是了!

洗局长 局里有现成的。我说,你到底要干什么?

杨先生 我的事与大哥的事分不开。为清楚起见,我勉强的把它们分开;第,我要求局长把局长太太交给杨太太,教她们组织起来,发动起来,成个势力。大哥,你必须回家看看去,不要惩罚大嫂太过了。虽然她有应得之罪。第二,大哥应把这份儿家,归并到家里去,正式纳小;假若新嫂子是可以造就之材,也就编入咱们的妇女部队里去,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第三,郝培元,大哥的老友,现在奉政府命令去采办一批东西;大哥你去给我说一声,教我挂个名,作采办委员,多入一点零钱。第四,假如大哥愿意的话,我们可以设法把这桩采办的差事,完全弄过来。我昨天还没想到这一招,是今天早上我遇见了徐芳蜜小姐,大哥听说过徐小姐?常军长的义女,交际极广。她说,她能找出门路来,进行这笔事。大哥你要愿意,把郝培元顶下去,咱们就一手承办这件事;钱数不多,可总在二百万以上。大哥你要是愿意干呢,小弟我就不止来个挂名的委员了不是?大哥若是愿意见徐小姐的话,我就给你介绍一下;她和内人杨太太很熟,说不定她们待会儿还许会上这儿来呢。

洗局长 美人计?

杨先生 对大哥,我什么计也没有,只有一片忠心!

洗局长 (想了一会儿)事情倒可以办!

杨先生 哪一件?

洗局长 当然是公事;我家里的私事,我要怎样处置,就怎样处置,用不着费多大的心思,我的心血都留着用在国事上呢!呀!我去拿点茶来,你老老实实在这儿坐着,不准乱跑!

杨先生 大哥尝一尝我刚才拿来的茶叶,看好不好?

洗局长 也好吧,我这儿连仆人都不用,说节约,我就真节约。(敲了敲小门进去)

〔外面敲门。

杨先生 (低声的)你们吗?(开门)

杨太太 怎样?早晚?

杨先生 正好!徐小姐?

杨太太 看石头旁边一朵小花呢。(回头)芳蜜!来呀!(徐走来)喝,小房子真新,石灰大概还湿着呢!(摸了摸墙,要推小板门)

杨先生 那是禁地!坐下!(作出不少的怪样来)

〔杨与徐低声的笑着,坐在沙发上。很高兴的低声唱着什么也不象的歌。

洗局长 (出来一楞)嗯?

杨太太 啊,老情人,还是这么漂亮!

洗局长 (微怒的)快四十岁了,还这么疯疯颠颠的,成什么话呢?!

杨太太 岁数是女人的死对头!谁都愿意永远年轻,可是到处都有老太太!来,介绍一下:洗局长,徐芳蜜小姐!(徐仍旧坐着,伸出手来;局长急忙把茶具放下,握手)咱们也拉拉好不好?庆祝局长的恋爱成功!

杨先生 太太,不要再说笑话,咱们说正事吧。大哥,这不是徐小姐已经来了。有徐小姐,有局长太太,有局长小姐,有她,(指杨太太)这就是四层火纲。徐小姐打上层,局长太太打中层,杨太太打下层,小姐打少年层,你说有力量没有?

洗局长 不要提我的女儿,我不希望她——(看了芳蜜一眼,把话打住)

〔芳蜜极媚的一笑。

杨太太 还有这位(指板门)新夫人。古时候的贵人都把女的藏起来,不准见太阳。现在,娶一个姨太太也得有些家庭以外的作用。你明白我的意思?老情人!

徐芳蜜 杨,文雅一些!

洗局长 徐小姐,谢谢你!

杨太太 我的话粗,理不粗。一个作官的人永远不应当知足,正如同求婚的时候不能说上“达灵,我只爱你一点”一个样。那么,用自己的力量,还得用一切有关系的人的力量,正是理之当然。

杨先生 教她们组织起来,无论如何是一件有益无损的事。(一边说一边倒茶,只有两个杯子)

洗局长 (端了一杯送与徐小姐)这一杯谁喝?

杨太太 咱们俩喝好了!

洗局长 你这个——真没办法!

杨先生 局长先喝,你尝尝我的茶叶。徐小姐,茶叶还好吧,刚由飞机带来的。

徐芳蜜 还不错!给我支烟!

杨先生 我真该死!

〔局长抢先递过去,给她点着。

徐芳蜜 谢谢!局长,恐怕我有先介绍自己的必要。虽然我久闻局长的大名,可是第一次见面。(吸了口烟)我没多大本事。不过,(这才极媚的看了局长一眼)局长要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很愿尽力。我们摩登女子只求多作一些事,至于什么讲恋爱呀,浪漫呀,那只是男人们,特别是不了解我们的和巴结不上我们的男人们,造的谣言。即使我们有时享受一些,也不过是和别人听听戏,看看电影一样,没有什么大逆不道的地方。能了解我们的人,都知道我们实在愿多作些事,特别是在这抗战期间。

洗局长 有徐小姐肯帮我的忙是再好没有了!

徐芳蜜 那么,我可以作局长的朋友吗?

洗局长 当然!当然!徐小姐太客气!

徐芳蜜 我想,我们做了朋友之后,我有许多要向局长领教的地方,一个女孩子在这样的社会里太不容易!我时时留神,处处留神,还老嫌不能应付过去。幸而,有几个真朋友,象庞院长,于处长,马军长什么的,都是我父亲的老友,拿我当亲女儿似的对待;庞院长太太,于处长太太,马军长太太,也都象母亲似的照应着我,所以我还一点亏没有吃。杨!咱们不是还得开会去吗?

杨太太 早得很呢!咱们至少今天得把咱们这个组织弄成功了。

徐芳蜜 也好。局长还有事吧?

洗局长 耍耍!耍耍!事情是多的,我又是极负责任的人,不过有时候也真需要休息一会儿。

徐芳蜜 恐怕局长组织起这个小家庭,也是那种心理。我并没有什么聪明,不过是以一般人的心理来推测到局长你个人的心理。我们可以这样说,大家现在都因为忙碌而苦闷,因为苦闷,所以起了变态心理。我常留神一个人,不论男女,在长途火车上或是轮船上,就能办出不象是他所能办出来的事;有好多老实人,在火车和轮船上,作出些浪漫的事儿来。自从抗战以来,咱们大家都仿佛在一个极大的轮船上,咱们苦闷,咱们无聊,咱们想家乡。这就很容易使咱们作出些咱们自己也不大明白的事来。就拿局长说,什么高贵的女子没见过,什么场面没见过,为什么单单挑选了这么个地方呢?变态心理,变态心理!局长想家,而又一时为了抗战不能回去。所以就很容易想到,何不弄个教她怎着她就怎着的女子,另成立个小家庭。没人知道,也没人来打扰,局长可以随时的来看看她,安安静静的住一夜;屋里老有些煮饭作菜的香味,处处是那么暖和,那么妥贴,那么朴素,真好象是太平年间平民的小家庭一样。局长到了这里,忘了自己是地位很高的官,忘了打仗,忘了应酬,穿上拖鞋,看看新夫人出来进去的操作,也怪有个意思的,是不是?局长?

洗局长 徐小姐聪明,太聪明!

杨太太 得啦,该说点正经的吧?局长,到底事情怎么办?

洗局长 我似乎也得仿效徐小姐,先说明我自己。我的太太不了解我,所以我就惩罚她。常常有人说我厉害,其实我并不厉害;我只是刚正。属我管的就得听我的话!不听呢,我有我的办法!太太不听我的话,我会断绝她的供给,我会另成立个小家庭!

徐芳蜜 那么,我要是出头调停呢?

洗局长 徐小姐,我把这个面子送给你!

杨先生 哈啦!局长万岁!徐小姐万岁!

杨太太 哈啦!局长万岁!徐小姐万岁!

徐芳蜜 别吵!听局长说!

洗局长 听我说。原先我一月给她二百元过日子。现在,我已有了这份家,只能给她一百五十元了。一来是为惩罚她,二来是不教我的预算增加太大了。我既供给她钱,我要是回家的时候,她就得不能哭丧着脸,也不要盘问我这个那个的!这公道不公道?

杨太太 公道!不过,局长,假若太太和我们出去活动,难道没有点活动费吗?

洗局长 你们二位只要给我办成一件事,我必有酬谢!至于我太太,她理应帮我的忙,不能说什么报酬不报酬。她必须请客呢,可以教局里的庶务办理,要车要别的东西,也是如此。

杨先生 好,想得周到!那么小姐呢?

洗局长 没有她的事!我是新人物而有旧道德的,我不许女儿太摩登了!

杨太太 好不好先预支给我们一点活动费呢?

洗局长 活动什么呢?

杨先生 那件事呀,郝培元那二百多万!

洗局长 对的!我办事向来谨慎。这件事等我先调查一下,调查明白了,有成功的可能,我再通知你们进行。徐小姐你走的是哪条路子?

徐芳蜜 我有几方面可以走,最好是大包围。

洗局长 好!那么小姐就去进行,你给我情报,我给你车费,不能白教你跑路,请原谅我这么不客气,我是个刚正的人!

杨太太 老情人,你可真够厉害的!

洗局长 不厉害!该怎办怎办!咱们这就是个组织,有组织就须有纪律!

徐芳蜜 比如说,局长,我须跟你讨些情报呢?

洗局长 那没问题,我尽量的供给。

杨先生 成功以后,我怎样呢?

洗局长 你总可以相信我的公道!

杨先生 反正大哥也知道我的出身,我是一半正人君子,一半土匪流氓。也会顶忠诚,也会顶险恶。

洗局长 用不着交代这一套吧。老朋友,要必须交代呢,我是个政治人才,可也能掏点坏招术,到必要的时候。

杨太太 二虎相争,必有一伤。事情还没办呢,看我们这股子合作的劲儿!

徐芳蜜 先彼此完全认识清楚了,也好。

杨太太 往下说,这个事(指板门)怎么办?

洗局长 这点事用不着杨太太分心。她不是那种材料,我也不让她出去。

杨先生 那么假若伯母老大人质问我呢?

洗局长 你的嘴还不够应付一位老太太的?!

杨太太 请出来,让我们大家开眼,总可以吧?

洗局长 对不起!我不愿开展览会!杨!你和太太出去看看好不好?那边的山很好看。我要和徐小姐单独的说一说.话。有二十分钟就行。

杨太太 芳蜜,我去看山的时候,局长要是对你不规矩,咬他!

徐芳蜜 用不着嘱咐我吧?!

杨先生 (刚一开门)怎这么巧!又碰上了小姐!

淑 菱 杨先生,杨太太,我还说我的侦探本领不错;敢情又教你们俩抢了先。(回头)红海,进来!

〔杨氏夫妇舍不得,又随淑菱回来了。

洗局长 (立起来)淑菱,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干吗来了?

淑 菱 难道我没有嘴,没有耳朵?至于干什么来了,我来看看爸爸;你不是好几天没回家了吗?(拉红海)这是文化人,红海什么文章都会作,作得极快啦!

洗局长 (没有理红海)告诉你,淑菱,你不能老这么小疯子似的乱跑;一个小女孩子,一点规矩没有,成什么话呢?

淑 菱 妈妈倒规矩呢,你又嫌她蹩脚;一个局长爸爸,可真难伺候!

洗局长 我不准你在这儿瞎扯,走!

淑 菱 (仿佛完全没有听见,凑过芳蜜去)哟,我怎么看你很眼熟啊?

徐芳蜜 也许在哪儿见过。

淑 菱 还不是,你等我想想。我想不起你的名字来了,可是我记得一点不错,咱们同过学;我在一年级的时候,你就毕业了,是不是?

徐芳蜜 那时候我叫徐若兰,是不是?

淑 菱 那时候你就是校花,所以大家都记得你,你可不记得我。你怎么认识我爸爸呀?

洗局长 不用多问!好了,你们既是同学,以后见面的机会还多着呢。没事可以走了,照直的回家!(掏钱)拿去,回家!

淑 菱 爸爸不回家,女儿得回家去,不合逻辑!就是五块钱哪,留着吧!我是来看看那个小难民的,不为要钱;即使为要钱,五块钱似乎也太少一点。

洗局长 你走不走?

红 海 (始终没把眼睛离开芳蜜)不要吵,我刚刚得到一点灵感!

洗局长 先生,请出去!还告诉你,以后不许你和淑菱在一块儿,听明白没有?

红 海 在一个女子(指着芳蜜)给了我灵感的时候,我听不见男人的吼声!

淑 菱 红海!

洗局长 我——教——你——出去!

红 海 (向淑菱)这是谁?

淑 菱 我爸爸,洗局长。

红 海 噢,洗局长。处长,厅长,部长,院长,还没有一个敢撵我出去的,太没礼貌!在我的笔下,一个人可以生,可以死,不管他有什么地位!论地位,(掏了半天)啊!(掏出张请帖来)今天晚上李总司令请客。(向淑菱)拿过去,教局长看看!

徐芳蜜 大家都是朋友,朋友。淑菱,你先和红海先生玩一玩,以后咱们见面的机会还多着呢!

淑 菱 好吧,咱们走。爸爸再回回手,添五块行不行?

洗局长 (又掏出五元来)就是这一次,告诉你!你要是以为你一来就能敲我的钱,那是个错误!我再看见你和他(指红海)在一起,我会把你锁在黑屋子!我的话永远不空说,你晓得!

淑 菱 走吧,红海!

红 海 我还没看够象诗一般的美人。

淑 菱 爸爸,你也给红海五块钱!要不给,他是不会走的。(见局长摇头)徐小姐,你给他,哪怕是一块钱呢,要不然,他不走,你们也,也办不了公!

徐芳蜜 (拿出一块钱来)表示一点对思想家的敬意!

红 海 这是美人之贻,我将永远贴在胸口上,永远不能花掉!

淑 菱 对,好永远花我的钱!走吧!(往外扯他,一边扯,一边问爸爸)你就永远不回家啦?

洗局长 快走!(向杨先生)把那个家伙(指红海)扯出去。

杨先生 红海先生,请!

红 海 (极舍不得离开芳蜜的慢慢往外蹭)哟,忘了!李总司令的请帖呢?

淑 菱 对呀,哪去了?啊,桌上呢,是不是?

杨先生 (赶紧凑上去看请帖)可真是总司令的请帖呢!(转向红海)那什么,红海,下月十二号,我的生日,千万清过来喝酒!当面拜求,千万给写副对联来。

红 海 把纸送来,一定作得到!

杨先生 我记得好象给朋友祝寿,都是自己买纸。不过,红海先生可以是个例外;好,我把纸交给淑菱小姐就是了,拜托拜托!还有,李总司令好求不好求?要是能赏一副对子,就太好了,太好了!

红 海 要十副八副的都行,只要送纸来!

杨先生 拜托拜托,纸一定送来!那么,十二号务请光临!淑菱小姐,明天我就送纸来。

淑 菱 红海,有人求写对联,还不走吗?

红 海 把灵感(指了指芳蜜)遗留在这里,文心还不象个竹筒?(被淑菱扯了走)

杨先生 (送到门口)再会,别忘了写对联啊!(转身)可爱的小人,多么聪明!太太!咱们还是去作二十分钟的旅行吧?(同杨太太手拉手出去)

洗局长 一群疯子!一群疯子!(静了静)徐小姐,刚才你说庞院长是尊翁的老友,尊翁现在——

徐芳蜜 去世好几年了。从前,庞院长有许多文字都是我父亲代笔。

洗局长 尊翁的名讳是——

徐芳蜜 树梅。

洗局长 噢,徐树梅!徐树梅!没听说过!几个给庞院长代笔的人我都知道。(慢慢的掏出手枪,猛然立起来,比着她)抬起手来!

徐芳蜜 (微笑,不动)用不着!把枪放下!

洗局长 (楞了会儿)反正你跑不了!(坐下)说实话,你是不是侦探?

徐芳蜜 是怎样,不是又怎样?

洗局长 我可以要你的命,也可以保住你的命!

徐芳蜜 我可以给任何人工作,只要有钱。干什么也不过是为吃饭。那边(指小板门)不要紧?

洗局长 (点点头,轻轻的走过去,猛推开门)她不懂,和块木头差不多!(回来,并未回原位,而坐在芳蜜的旁边,拉住她的手)你一进来,我就怀疑,我有相当的聪明。你那些变态心理什么的,又使我纳闷,为什么你那么热心为我解脱。后来我问你许多话,很有几句你答不出的,可是你都巧妙的闪过去。有两项事定了你的罪案:第一,向我要情报;第二,庞院长手下压根儿就没有个徐树梅!小姐,你还欠着点老到精细!我要是不看在这么美的一个脑袋上,这里(以指点她的额)就得穿过一个枪弹去!

徐芳蜜 (极镇静)美就是我的钢盔!

洗局长 我生平最大的缺点,就是不肯下手伤害一个美好的东西。见了美色,我就忘了慎重。我性子急。这个,(指小板门)告诉你实话,完全因为我性急。她急需钱,我就一把抓到她。等她妈妈病好了,她也许偷偷的跑掉;她妈妈要是老不好,也许我把她们赶出去;负担太重。啊,话说得太多了,你的美丽能除了我的武装!现在咱们怎办?

徐芳蜜 我现在是你的俘虏,俘虏没有主张。

洗局长 应当先向一个美的俘虏要什么呢?我性子急!

徐芳蜜 我的工作不许我作个烈女!

洗局长 噢,(猛的单膝跪下)芳蜜!芳蜜!给我,给我!把一切给我!我要疯!要疯!

徐芳蜜 (极温柔的拉起他来)你是个男子汉!

洗局长 (静了一些)可是我不能控制自己!在这一点上,你比我厉害!

徐芳蜜 英雄识英雄!好吧!经过这样的相爱与了解,我想咱们俩很可以合作互助了。你走你的路子,我走我的路子,可是在精神上合作。你已拿住我的把柄,我的命在你手里,以你的聪明,当然可以看得出来:你若是把我交出去,不过是我吃一个枪弹,你什么好处也得不到。反之,你拿着我的短处,象养熟了的一只鸟儿似的,虽然不装在笼儿里,可是到时候到你手心上来吃几个米粒,多么好呢!你把无关紧要的材料供给我一点,我好交差。我把我的材料也供给你一些,你也可以去邀功。这样互助,双方有益。等咱们把钱弄到差不多了,咱们手拉手儿,上瑞士,起码也要上香港,去快活几天。那时候,我要换上洋服;看我的胳臂,脊背,腿,要穿上洋服,你想,也许更好看一点吧!

洗局长 真是能那样呀,我死在你的怀里也要含着笑的!我问你,杨氏夫妇晓得你——不晓得?

徐芳蜜 那一对笨驴!

洗局长 一点不错,一对笨驴!芳蜜,叫进他们好不好?咱们一同进城去吃饭?

徐芳蜜 优待俘虏?(笑了笑)

洗局长 小嘴真厉害!(摸她的脸蛋一下)我叫他们回来。(到门口)杨!杨!杨——

〔远处有应声。声音渐近,杨太太唱着:羊,羊,跳花墙。抓把草,喂你娘。你娘没在家,喂你们老爷儿仨。

杨太太 (有点喘)连爬坡带唱,可真有点吃不消!大哥,多喒你把这个小房子让给我住几天;天天去爬爬山坡,我就不至于越来越胖了!

杨先生 教你住三天,你就得闷疯了,你爱信不信!(对芳蜜)怎样,一切顺利?

徐芳蜜 把不顺利的事变成顺利了,就是工作。

洗局长 我请你们进城吃饭去,有不去的没有?熟朋友,不客气!

杨太太 我奉陪,不管谁讨厌我。

杨先生 杨太太在前,杨先生必定在后,形影相随!

杨太太 (转到小板门那里)我说,局长,教我开开眼吧!

洗局长 等我出卖她的时候,请你作人贩子;现在还不到看货的时候!

杨太太 我偏要看!(对芳蜜)来,咱们攻进去!

〔她们正要攻门,门开开了。

朱玉明 给你们看!给你们看!一群狗男女!